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

作者是天蓝的蓝的小说是《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》

来源:KX 作者:天蓝的蓝 时间:2019-11-18 15:05:09 主角:阮若若慕远航

作者是天蓝的蓝的小说是《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》

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阮若若慕远航

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推荐章节阅读

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全文免费阅读

第11章 跟周家少爷见个面

这一巴掌打的又狠又急,根本没有半点征兆。

若若踉跄着跌在沙发上,好久好久才反应过来。

捂着脸,挣扎着起身的时候,眼角余光瞥见胡雪芳嘴角那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。

再转头看向阮胜坤的脸,若若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刀子狠狠刺中,鲜血淋漓,痛的她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她暗暗安慰自己,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自己的冷血父亲,有什么好难过?

挣扎着站起身来,若若勉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,一字一语的说:“爸爸,妈妈需要医药费!按照当初的协议内容,你有责任支付。”

这句话仿佛点燃了阮胜坤心里的炸弹,他上前一步作势又要去扇若若的脸。

若若但赶紧后退一步,瞪大眼睛看着他,“爸!一巴掌还不够么?!你还当我是你女儿吗?!”

阮胜坤微微一顿,冷哼道:“你自己在外面搞出那种丑事,现在还有脸给你一妈要钱?!我看她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!”

若若浑身一颤,难以置信的看着阮胜坤,“爸,妈妈是你的结发妻子!你怎么可以这么说?!”

看着女儿痛心疾首的神情,阮胜坤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过重,只不过他这种要面子的人,自然不会认错。

胡雪芳看出了苗头,急忙插嘴说:“都吵什么呢,有话好好说!”说着,胡雪芳搀住阮胜坤的手。

“来,坐下吧,我给你按按太阳穴放松一下,今天一定很累了吧。”

阮胜坤脸色稍霁,冷眼看着若若,“今天就因为你这件事,被合作对象笑话!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!”

闻言,胡雪芳嘴角微弯,忍着得意,装作苦口婆心的样子,对着若若说:“若若,

你爸爸这么幸苦为这个家,你在学校就乖一点,少点让他操心嘛。而且,

你爸爸为了让你接受好的教育,还特意选的贵族学校,可不要辜负了你爸爸的苦心。”

“妈妈,事到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啊,她都被开除了,全校都知道这件事情!”一旁的阮蓉蓉状似无意的说。

胡雪芳佯装尴尬,低头瞄了阮胜坤一眼。“老公,这事儿……”

“人家学校都亲自告诉我这件事了!还说什么说!天王老子来了也没办法摆平!”

阮胜坤在工作上是受了一肚子火气,此刻尽数在若若被开除这件事上发泄出来,

看着若若垂头不语的样子,阮胜坤气恼道:“就跟你一妈一样,没一天让人省心!”

闻言,胡雪芳轻蔑一笑,说话声音却很温柔,“老公,你别生气,我看若若也不小了,

要不然,让她去对个亲家,找个老公来管管她这执拗的性子,这样你也不用操心那么多了。”

闻言,若若蓦然抬头,冷冷瞪着胡雪芳,“你乱说什么,我才十九岁!”

“十几岁又怎样?!十九岁你就已经把自己弄成公交车了,再过几年还得了啊?!”阮蓉蓉在旁边插刀。

“这么说,你十八岁也不小了,只要成年了都可以去嫁。”若若不甘示弱的反驳,“说不定还能找个称心如意的亲家!”

“都给我闭嘴!一天到晚就知道吵!”

阮胜坤一声厉喝,迅速震住了场。

见他真的发怒,胡雪芳朝着自己的女儿打了个颜色。

“蓉蓉,若若,你们先回房间吧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,你看你爸爸他也累了,需要休息。”

阮蓉蓉会意,应了一声后,便转身上楼。

若若却依旧不肯离开,有些固执的站在那儿,看着闭目养神的父亲,“爸爸,妈妈的病情不太稳定,而且,医药费拖欠有一段时间了……”

“闭嘴!她没那么容易死!”

阮胜坤一句冷哼,如同一记重锤砸在若若心坎上。

小的时候,她挺过妈妈讲她和爸爸的故事,那个时候他们那么恩爱,相互扶持。

可现在……爸爸却说出这么令人心寒的话。

那语气就仿佛对待一个陌生人。

若若真的难以相信,爱情到底是什么?曾经的相濡以沫换来的就是如此冷漠,弃之不顾么?

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说的话过分,也或许是因为若若此刻的眼神太过刺人,阮胜坤忍不住皱眉,

缓和了语气说,“这件事我知道了!你先上楼去吧。”

话音落地,若若没有再说话,沉默转身。

胡雪芳看着她,一直等她身影拐过楼梯转角,这才俯身对着阮胜坤柔声说:“老公,孩子们不懂事,你别往心里去……”

……

第二天,吃早饭的时候,若若得到了阮胜坤的答复。

“若若,你被学校开除这件事,爸爸不和你追究,但是你也老大不小了,反正现在也不用上学,

你就跟周家少爷见个面,看看他喜不喜欢你,如果他看上你的话,将来你也有个好的归宿。

至于你一妈妈那边,我会派人把费用交上,你不用担心。”

听了这话,若若忍不住自嘲一笑,就知道胡雪芳会对爸爸吹枕边风!

她抬眸看着旁边的爸爸,她的父亲,声音幽幽的,“如果我不肯去呢?”

“你敢不去?!”阮胜坤的脸瞬间铁青。

“爸爸,我才十九岁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把我嫁出去么?”若若又问, 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。

只不过,她昨天挨了两巴掌,此刻脸上还是肿的,那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。

阮胜坤看着她红肿的脸,仿佛不想承认自己扇过女儿一巴掌的事实,皱眉别过脸。

“如果不去,你一妈妈的医药费自己去想办法!”

眼下之意,就是铁了心要把自己卖出去了。

若若冷笑,“好,我去。”

……

两天后,云顶餐厅。

若若选的位置是在靠窗的位置,往外看,视野很好。

她单手撑着脑袋,正侧头看着窗外面的城市风光发愣。

对面的位置,是空的。

等了接近一个小时,约好的人却还没有来。

若若也不恼火,比起在家里受阮蓉蓉冷眼和胡雪芳的讥讽,她更愿意待在这里。

等的人一直没来,若若有些饿,她自己点了一份意面吃。

吃完之后,又发呆了一会儿,见到对面的空位,她决定离开。

手机却在这个时候,忽然响了起来。

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若若忍不住皱眉。

是温致远。

 

第12章 二舅,我来这儿相亲

犹豫许久,还是按了接听键,但是若若却觉得嗓子眼有点干涩,她有些困难的开口:“学长。”

“若若,你终于接我电话了。”温致远的声音听起来似松了一口气的样子。

若若眼睛一涩,扭头看向窗外,悄悄眨掉眼里的泪。

三天了,她躲了他三天。

她一直不敢开机,一开机就会见到他的来电。

今天是因为考虑到相亲对象可能会找自己才开机。

“现在在哪里?”

“在外面。”顿了顿,若若下意识的问:“你有什么事情么?”

“若若,你在哪里?我们见个面好么?我想和你见面谈谈。”温致远的语气里满是恳求。

若若怔了怔,皱眉道:“不,学长,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,我们没有必要再见面了。”

“若若,我不会和你分手!”听筒里传来温致远低吼声,显得有些失控。

若若捂着嘴,强行压下想痛哭的念头,佯装镇定道:“学长,你忘了我吧,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另一边的温致远在沉默。

许久他才语气艰涩的说了句,“若若,你让我怎么忘?!若若,告诉你在哪儿,我去找你,我要见你!”

说到最后,温致远的声音有些着急。

若若却已经无颜在面对他,“不,致远哥哥,我们分手吧,我已经……配不上你了。”

“若若,你先不要着急说这句话,好么?”话是这么说,但是,温致远的语气越发焦躁。

“阮若若!我问你现在在哪里?!我要过去找你。”  

若若摇头,就仿佛是温致远就站在她的面前,她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,哽咽道:

“不,我们不要再见面了,我们也不会再在一起的,我就要嫁给别人了,学长,求你忘了我,求你了,忘了我吧。”

说完,若若迅速把通话切断。

听筒里传来的那声若若,戛然而止。

嗡嗡……

手机再次震动。

还是温致远的来电。

若若咬着唇,很用力的摁了拒听,然后把这个号码拉入了黑名单,红唇嚅嗫着低声啜泣:“对不起,致远哥哥,对不起……”

温致远,X大研究生,研二,也是学校的代课老师。

当时她在琴房弹钢琴,他循声而去,两人见的第一眼,一见钟情。

后来,温致远借着各种名义接近若若,最终跨越师生关系,掳获了若若的芳心。

温致远在外面租了房子住,周末的时候,两个人像个小夫妻一样,一起动手做饭吃,聊天,看电影,甚至还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结婚,生子。

但是,这一切美好从那天晚上之后结束了。

发生这样的事情,她再也没有颜面面对温致远。

在她心里,温致远是如玉一般玲珑剔透的人,暖如和煦,给她灰暗的生活带来点滴光明和温暖。

但是现在,若若觉得自己就是尘埃里的泥土,温致远是天上的星星。

他们俩……不般配。

“喂,第一次见面,你就在我面前哭鼻子,几个意思?是想让本少爷可怜你么?”

头顶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,隐隐带着一丝戏谑。

若若下意识的抬头,却见自己面前不知道何时坐了一个长相俊秀的男人,样子看起来很年轻。

“你……”若若微微张着小嘴,刚想要问他是谁,可随后想到了什么,赶紧闭了嘴。

他应该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,周天磊。

她忙擦掉眼泪,佯装镇定的看着他,“你迟到了。”

“你该不会是因为我迟到才哭鼻子吧?”周天磊似笑非笑的问。

他微微倾身靠近桌旁,不自觉的,想要更加仔细的看对面的女孩。

刚刚看她垂头抹泪,从他那个角度只看到她一张小巧的脸蛋,白皙粉一嫩,长长的睫毛垂在那儿微微颤-抖着,仿佛两把小刷子一般,

他看在眼里忽然就心痒痒的,感觉心里面好像被羽毛轻轻挠了一下。

等着她抬起头来,便见到她眼眶微微泛红,衬得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越发的清澈动人。

望着那双清澈的眸子,周天磊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,他甚至抑制不住的有些激动。

尤其此刻看她红着眼眶,楚楚可怜的模样,周天磊心底里忽然生出一丝莫名的悸动。

这女孩儿,让人有种想保护的感觉。

“你少自作多情!”若若皱眉反驳。

面前这个男人,也就21岁,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却装的这么老成在在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么年轻就花名在外,典型的纨绔子弟。

若若最是瞧不起这种人,她本来还想着忍一忍,起码让自己显得有利用价值。

可是看到周天磊那双邪魅的桃花眼,她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这种纨绔子弟,她自问没那个能耐去驯服,而且,她现在没这个心思。

强行压下心里的难受,若若凝眉看着对面的人,“既然你已经见到我,这就算完成任务了,再见!”

说完,若若拿起包包就要起身。

周天磊却悠悠一笑,慢条斯理的说:“你等我这么久,现在我来了却要走,这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?”

虽然他对她有好感,但是,这么当面给他脸色的,她还是第一个。

这让他很不爽。

若若莞尔一笑,回头瞪着他,“周少爷是吧,在我看来,一个不守时的人,

说明他的修养有问题,说白了是不懂尊重对方。对于这样的人,我想我没必要再做什么了解。

所以,今天的事情算了,我会回去说你周大少爷看不上我,放心,我不会给你添乱。”

说完,若若从容不迫的起身。

看着她优雅转身离去,周天磊嘴角一勾,扬声道:“你叫阮若若是吧。”

若若不搭理他,踩着高跟鞋继续往前。

却停身后周天磊戏谑的声音传来,“阮若若,你再敢往前一步,我就……”

没等周天磊把一整句话说完,若若却加快了脚步,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让周天磊听来像某种挑衅。

他本来还想着耐心点,却没想到她这么不识好歹。

“阮若若,你站住!”

周天磊起身追了出去。

若若扭头见到他追来,却下意识的疾走。

刚好电梯停在这一层,她冲进去后,急忙按了关门键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周天磊冲到电梯门口时,里面的轿厢门已经合上。

他只来得及看见若若在里面对着他笑盈盈的摆手,眼神里尽是得意。

“该死!”周天磊气恼的踢了一下电梯门,俊秀的脸上阴云密布。

这时候,旁边的一部电梯却叮一声打开了门。

周天磊黑着脸走过去,迎面走出来几个人,却堪堪停在那儿。

抬头的瞬间,面前人的声音也随之传来。

“小磊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二舅,是你啊,”一看面前人,周天磊两眼一亮,“我来这儿相亲。”

“相亲?”听到这两个字眼,慕远航有些好笑,“你才多大?”

 

第13章 还有你周大少追不到的人

“我妈妈逼着我来的,要不是不来就不给我生活费!”周天磊老实交代着。

对于这个性格寡淡,却又沉稳内敛的舅舅,周天磊一直很敬畏。

慕远航眉头扬了扬,随口问:“那你的相亲对象呢?”

“跑了!刚想追没追上。”一提刚刚那相亲对象,周天磊就满心火气。

“还有你周大少爷追不到的人?”慕远航抬手看了一下腕表,轻笑着调侃。

“二舅你就别消遣我了。”周天磊苦着脸,满是不堪回首的样子,

“不过,刚才那个妞儿还挺惹人爱的,看起来像个小白兔一样,但是性子像只小野猫!

不识好歹的女人,竟然敢甩我脸色!要是让我追到了,肯定好好教训她!”

此刻,周天磊心里已经暗暗下定决心,回去一定跟老妈说,他看上那女孩儿了。

听到外甥的话,慕远航心神一动,脑海中闪过某人的模样。

用小白兔来形容她,似乎也很贴切。

他勾了勾唇角,淡笑道,“你这个年纪,学业要紧,回头我和姐姐说一声,你先回家去吧,我还事情要忙!”

“嗯,二舅再见!”周天磊打起精神,转身走近了电梯。

慕远航则是领助理往餐厅里面走去。

……

离开餐厅后,若若并没有马上回家,而是去了图书馆看书,一直到傍晚的时候,她才回家。

刚进家门,若若就把高跟鞋脱了,提着它就要往楼上走。

坐在沙发上的胡雪芳却皮笑肉不笑的走了过来,“看来你爸爸留着你在家是明知的选择,周家少爷看上你了!”

闻言,若若蓦然抬头,“你说什么?”

胡雪芳皱眉,鄙夷的哼了一声,“人家只是说对你印象不错而已,激动什么?!”

若若皱眉,没说话,沉默的转身走向楼梯。

看她这么默不作声的,胡雪芳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下意识以为她是在跟自己炫耀,忍不住提醒道:

“人家只是看上你而已,还没说要娶你!别以为一朝飞上枝头就是凤凰!”

若若脚步稍顿,侧着头垂眸看着胡雪芳,“这点不用你来提醒!”

说完,她快步跑上二楼,飞快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……

隔天

若若又被胡雪芳赶出家门,美其名曰,去跟那位周少爷约会,地点都选好了,还是昨天那个餐厅!

若若表面顺从,除了面到了指定地点之后,却发信息给那位周家少爷说,换约会地点!

此刻,若若在A市最繁华的步行街道上的长椅上坐着。

身上穿着的一身得体的淑女款连衣裙,脚上穿着的却是一双白色帆布鞋。

若若并不太习惯穿高跟鞋,但是出门的时候胡雪芳会检查她的穿着,所以,她只能把帆布鞋带上,出了门再换上。

刚刚和周家那位少爷说换了约会地点,之所以选在这儿,是有原因的。

若若觉得,男人陪女人逛街一般都不会有什么耐心,尤其像周天磊这样的纨绔少年,耐性一定更不好。

所以,等他来了之后,若若打算拉着他买买买!而他,周大少爷,应该是个合格的搬运工。

但是,这一眨眼功夫已经过了半个小时,周大少爷还没到。

“没信用的家伙!每次都迟到!”若若忍不住嘀咕了一声,“就这样还想追女生?!被追上的都是看上你的钱!”

“一个人在这儿嘀嘀咕咕,说我什么坏话?!”

冷不丁的,脑后忽然飘来一个声音。

若若心里已经,急忙扭头,见到说话的人正是自己要等的人,不由蹙眉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!”

周天磊扬了扬眉,“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他其实就刚到,见到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就想要吓唬吓唬她。

结果却听到她在说自己坏话!

若若嘴角抽搐,忍住想发脾气的冲动,“那就走吧!”

“走去哪里?”周天磊还没反应过来。

若若微笑,“逛街呀!你不是想要和我约会么?逛街也是约会的一部分!”

说完,若若率先扭头往前走去。

周天磊在身后瞪着她的背影,看着她窈窕背影,心头微动,目光不由自主在那两条纤细小腿多看了两眼,

最后落在那双有些泛黄的帆布鞋上。

周天磊眉毛一扬,心中腹诽:裙子那么漂亮,鞋子却那么土!

不过,他还是忍不住迈出脚步追上去。

嗯,总的来说,这个女孩子和他遇到的那些女生不同,挺有趣的!

瞥见周天磊跟上来,若若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问:“如果我看上的东西,你会帮我买下来么?”

周天磊这个纨绔大少,对钱向来没概念,他的印象中,看上了就买!买买买!

所以,想都没想就回答,“没问题!”

“好!”若若点头,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。

周天磊看她嘴角弯弯的,总感觉她这笑容贼兮兮的,似乎有些不怀好意!

很快……他知道了她的如意算盘了。

既然周公子开口了,若若当然不会跟他客气,专门到大牌店里面买最贵的包,最贵的衣服!

很快,就买了大袋小袋。

周天磊慢慢觉得蹊跷,他买单的时候,若若则在一旁拿着衣服对着镜子显摆,时不时还会问上一句:

“你看这件好不好看?这件也买好不好?”

刚开始周天磊会回答:“喜欢就买呗!”

不过,不知道在第几次之后,周天磊终于失去了耐性。

“阮若若,你到底要买多少?!”

若若眨巴着眼睛,很擅以利用自己的外表,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“怎么了?不是你说我喜欢就买的吗?”

若若本来就长的甜美可人,睁大眼睛对着你卖萌的时候,就像个可爱的小兔子,软萌软萌的,让人看了都不舍的拒绝。

而周天磊……被若若萌到了。

他愣了一下后,有些纠结的抚了抚额,心里是吃她卖萌这套的,但是嘴上却忍不住数落:“你平常也这么败家?”

若若笑的一脸无害,“你不知道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吗?我现在就想逛街买东西,

你这么说是心疼你的钱,还是不愿意陪我逛,嫌弃我烦?”

“你这是买东西么?你这根本就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说白了你就是不喜欢花钱是吧?觉得我很败家是不是?还觉得我很烦是不是?

我妈妈说了,一个不肯陪女人逛街的男人不值得嫁!你既然不愿意那就走吧,我不需要你陪!”

说完,若若率先走出服装店,转身就要往商场外面走。

周天磊皱眉低斥,心里有些烦闷,他还从来没被一个女孩子这么对待过,感觉像是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-宠-物。

这感觉让他很不爽。

他索性也不埋单了,丢下一大堆刚买的东西,追了出去。

可刚出门口,却见到若若就站在门口几步远,怔怔看着某个地方出神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

第14章 小磊是为了你和人打架?

顺着若若的视线看过去,周天磊只见到前方的电梯面前站着两个穿西装的男人。

站在面前的那人,侧脸看上去很是英俊,身上尽显儒雅气息。

周天磊并没有想那么多,只以为若若是被帅哥迷住了。

“竟然当着我的面看帅哥?!你好意思么?!”  

若若没有出声,只是回头瞪了周天磊一眼,愤愤的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“阮若若你给我站住!”周天磊一声低呼,迈步追上。

电梯口,温致远隐约听到声音,扭头一看,见到前方行走一男一女,他眉心一紧,长腿一迈,快步追了上去。

……

若若走的很快,她想迅速离开这里。

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温致远!

周天磊却并不知道她的心思,一边追一边吼着:“阮若若,你给我站住!”

但是若若并不理会,反而走的更快。

手臂一紧,身子忽然被人拉住。

若若以为是周天磊,回头的同时,嘴里低斥:“周天磊,你放……”

一个手字的音,被噎在了喉咙里。

拉住她的人是温致远。

他什么时候追上来的?

若若愣了一瞬后,迅速反应过来,抬眸瞪着周天磊,“你个傻子,愣着干什么,没见到我被人非礼吗?!”

非礼?

被若若这么一吼,周天磊立即回神,伸手一把将温致远的手打掉,占有性的将若若揽进怀里。

“你是哪儿冒出来的东西!竟然非礼我周天磊的女朋友!?”

“女朋友?”温致远啼笑皆非,怔怔看着若若。

刚刚压根就没想到她会说那样的话,说他,非礼她?

而她身旁这个叫周天磊的还说她是他女朋友?

虽然眼前这一幕很惊人,但是温致远还算是比较理智的人,他平复着内心情绪,强压这恼怒问:

“若若,你怎么跟他在一起?”

“我看上她了呗!”周天磊一脸傲娇,“过不久她就是我的未婚妻!你是哪根葱?敢这么亲热叫我女朋友的名字!”

看着面前这个稚气未脱却又满身嚣张气焰的少年,温致远冷笑,“我才是她男朋友!”

话落,温致远蓦然伸手一把将若若拉了过来,转身就走。

若若在见到温致远的时候就一直低着头,她心里打定注意,就让周天磊去摆平好了。

却没想到温致远竟然会伸手拉住自己的手。

她挣扎,“温致远,你放开我!”

另一边,怔愣中的周天磊已经反应过来,迅速拉住若若另外一只手。

“不长眼的东西,竟敢跟小爷抢女人!”周天磊显然也是气极了,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死命拽着若若的手。

于是乎,温致远和周天磊这个纨绔少年,在公共场合开始了人一肉拔河。

可怜的若若两个手都被拽的疼,她身子骨本来就纤细,此刻被两个男人这么用力抓着手腕,疼的直皱眉头。

“你们都给我放手!混蛋!我手疼!”

她受不了的大吼,忙不暇接的瞪了两人一眼,“说话就说话,拉我做什么?!”

“闭嘴!”周天磊气呼呼的吼,他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这种情况。

开玩笑,周大少爷要什么没有,还需要跟人这样抢?

简直就是伤自尊心有木有!

温致远不吭声,看着若若紧蹙的眉头,强忍着心软,怒目瞪着周天磊,“同时松手,不要让她难做!”

并不是商量的语气,但却有种莫名的妥协。

若若知道,温致远是心疼自己。

周天磊听了却无感,只觉得这男人不敢跟自己斗,他有些得意,“松手的是你!她是我的!”

“她不是你的!她是她自己的!”温致远咬牙切齿的强调。

“我呸!”周天磊到底是年轻气盛,沉不住气,见到温致远这么不相让,当下就急红了眼。

“你特么给我松手!哪儿冒出来的不要脸的东西!快给我松手!要不然本少爷一定让你后悔!”

“要后悔也是你!”温致远互不相让。

“你们两个说够没有!我手真的很疼!”若若再一次强调自己作为人一肉拔河绳的苦处。

周天磊气道:“闭嘴,都是你!你给我老实交代,这男人是不是你在外面养的野男人!”

野男人这三个字热闹了若若,再怎么说,温致远都是她心目最唯美的初恋!

她是绝不容许有人这么侮一辱她的初恋。

“周天磊!你才是野男人!他是我男朋友!”话落,若若真想咬死自己算了,她急忙补充。

“我们前几天分手了!是以前男朋友!”

闻言,周天磊原本阴沉的脸庞瞬间转晴,张红着脸瞪着温致远。

“听见没有,你是前男友!一个前男友竟敢在我面前嚣张!你给我放手!”

另一边是晴转阴的温致远,听着前男友这几个字尤为刺耳。

他怒极反笑,蓦然松手,顺着若若的身子,抡起拳头就往周天磊面门上砸去……

周天磊始料未及,俊脸一下子就挂了彩,同时吃痛松开了若若。

“你特么敢打我?”

周天磊眼中一片猩红,抡着拳头往温致远身上招呼回去。

若若得到了自由,却发现自己又陷入了更大的‘悲剧’中……

……

派出所,审讯室里。

温致远不情不愿的回答着警察先生的问话。

隔壁的审讯室,周天磊同样满腹不情愿的回答着警察的问话。

对于事件始末,两人都老实交代,但是,找一个来保自己的人时,两个人都沉默了。

……

若若坐在里面角落,忐忑不安的绞着手指,心里又是气恼又是郁闷。

周天磊打架还情有可原,可温致远!

这么大个人了,他竟然也打架!

这简直颠覆了他在若若心目中的温文尔雅的形象!

印象中,温致远一直都很温和的,却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么暴力的一面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若若听到有男人的声音传来,“慕先生,请跟我来。”

若若下意识的抬头,正好见到一个警察领着两人往她这边走来。

走在前面的那人正是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!

那个慕先生!

若若觉得心快要跳到了嗓子眼,她下意识的攥住双手,不明就里却又十分惶恐的看着那个慕先生的靠近。

这……这个慕先生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“小磊是为了你和人打架?”

 

第15章 二舅,这是我女朋友!

听着男人低沉温润的嗓音,若若却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,她觉得脑袋再犯晕乎,感觉这像是一场梦。

这个男人出现在她的梦里。

但是……

等了一会儿,见她已久傻愣愣的盯着慕远航看,旁边的警察忍不住提醒,“阮小姐?”

若若回神,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来,冲着那名警官点头,“是。”

“是我在问你话。”慕远航悠悠的提醒,面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,只不过那双深邃眼睛里仿佛噙着些许笑意。

听唐昊说,他那纨绔的外甥又闹事儿了,让他到派出所保他。

倒真是没想到,会在这儿碰到她。

若若头皮发麻,恍惚想到他原先的那个问题,讷讷的点头,“是!”

慕远航淡淡嗯了一声,扭头对身后的唐昊说:“跟这位警官去办手续。”

随后,又扭头看着若若,“你先跟我出来。”

闻言,若若真可谓是如赴刑场,举步维艰。

抬头看去,慕远航已经率先走了出去。

若若扭头四顾,见到没人拦她,只能挪着脚步出去。

刚刚温致远和周天磊被押着进审讯室的时候,她也进去了。

第一次面对这样被审讯的场面,若若觉得好生惊恐,警察叔叔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。

万幸的是,她已经十九岁了,不用再找监护人。

也万幸,她没有参与打架……

但是,打架的起因,却是因为她。

……

走出去的时候,正见到慕远航面对着车子站在那儿,左手插一在裤兜里,右手拿着手机在听电话。

若若停下脚步,不敢靠太近。

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这个男人,还是这么尴尬的时刻!

她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的!

正在她尴尬的无所适从时,慕远航通话完毕,转过身来看着她,似笑非笑,“站那么远做什么?很怕我?”

若若心道:不是怕,而是尴尬,无比尴尬!

想到自己曾经跟这个陌生男人做过那种,只有夫妻才能做的缠一绵的亲密举动,若若心里就一万个接受无能。

她抬起头,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摇头。

慕远航嘴角微弯,沉声说:“我是慕远航,小磊的舅舅。”

闻言,若若一呆,眨巴着眼眸,好久好久才语无伦次的说了几个字,“我,我想,我叫阮若若。”

若若差点说成了‘我想死!’

谁曾想到这男人竟然跟周天磊是亲戚?!

舅舅!我的天!

那么亲!

更狗腿的是,她先是跟这男人有过一晚,后又跟他的外甥相亲!

这,这都什么鬼?!

越想越有点乱一伦的感觉!

“你多大了?”慕远航问。

若若眉头紧皱,却是老实交代,“十九。”

“在上大学?”

若若点头,又急忙摇头,想要说:刚刚被开除了,但是犹豫了一下决定垂头不语。

“阮同学,怎么会跟小磊在一块?”慕远航又问。

若若苦着脸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要跟他说:我在和你的外甥相亲?

相亲!

就在若若为难的时候,门口传来脚步声,接着便是周天磊的声音传来。

“特么的,下手那么狠,疼死我的!等他出来我一定把他宰了!”

若若更加纠结了。

天啊,让我晕过去吧!

抬头看到若若和慕远航相对而站,若若还低着头,看到起来想做错事被训话的小孩子,周天磊咧嘴一笑。

可笑的时候牵动脸上的伤,又痛的咝咝两声,“呵呵,舅舅,谢谢你啊!你可千万别跟我妈说这件事。”

慕远航略微点头,看见周天磊脸上的伤,微微蹙眉,“你脸上有伤,回去被姐姐见到了估计会问。”

周天磊俊脸垮了下来,不过转瞬又眉飞色舞,“那我不回家了,舅舅,你能不能收留我两天?”

“珑玥湾有套房子,你去那儿住。”慕远航委婉的拒绝了外甥的同住要求。

“那也好!”周天磊欣然同意,扭头看若若还低头不语,心思一转,拉住若若的手,“阮若若,你跟我一起去住!”

“啊……”闻言,若若有种被雷劈中的感觉。“我,我不要!”

“你害我跟别人打架了,陪我住两天,照顾我这个伤者难道不应该吗?!”周天磊义正言辞。

在他看来,这都是因为阮若若。

“我……”

若若刚要反驳,却听慕远航沉沉的声音传来,“小磊,不跟舅舅介绍一下么?”

闻言,周天磊这才回过神来,笑嘻嘻的揽住若若的肩膀,好像带小媳妇见家长那样,对着慕远航说:

“舅舅,你还记得我上次说的那个相亲对象么?就是她!阮若若!”说着,周天磊扭头看着若若,

一副下了重大决定的样子,“不过我现在已经决定,让她做我女朋友!”

“我,我不要做你女朋友!”若若忍不住反驳。

“那你想做谁的女朋友?!难不成还想要吃回头草?!”周天磊有些激动,尤其提及温致远,

“我告诉你,阮若若,你那什么狗屁前男友竟然敢打我,我一定让他没什么好果子吃!”

“你还没资格管我!”听着他这么命令式的口吻,若若忍不住恼怒反驳。

可话一出口却忽然想起还有个慕远航在场,她下意识看了他一眼,却见到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身上。

若若心中一跳,感觉脸颊在发烫。

她咬着唇,忍不住挣脱了周天磊,“既然你已经没事了,那就散了吧,我回家了!”

说着就要走,周天磊却猛然拽住她的手腕。

他力道很大,刚好碰在先前掐着的地方,若若痛呼一声,本能的反手打掉他,皱着秀眉捂着痛处。

周天磊这才发现她两个手腕竟然红痕明显,而且还有明显的指甲印。

想来是先前他和温致远拉着她僵持的时候,被他掐红肿的。

想着,周天磊有些愧疚,却嘴硬不肯道歉,还一脸不满的嫌弃着:“这么掐一下就肿,你是豆腐么?”

若若不理会他,皱着眉,抽回自己的手背在身后,有些倔强的不去看任何人。

此刻,她就想离开这尴尬的局面。

一旁的看戏看了很久的慕远航终于开了金口,“小磊,别胡闹,先回家把伤口处理一下。”

面对舅舅发话,周天磊不敢不听,不过,他却又再度揽住若若的肩膀,“好啊,我女朋也一起去!”

天蓝的蓝的《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》就可以了哦~

《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》已经全部完结,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萌妻来袭:大叔消停点!》即可哦!

Copyright ©2012-2020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