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

冬日里的暖阳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(慕向北许一念)

来源:wyy 作者:大舅舅 时间:2019-11-18 15:00:21 主角:慕向北许一念

冬日里的暖阳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(慕向北许一念)

冬日里的暖阳慕向北许一念

慕向北许一念冬日里的暖阳全文免费阅读

第11章好疼

  我醒来的时候,不知道过了一天,还是几天,摸着平坦的腹部,只清楚孩子已经产下来了。

  虽然是六个月的孩子,也是有概率存活的对不对?这时房门打开,薛温暖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,笑的特别高兴。

  我急忙问她,“孩子呢?”

  “许一念,你看过一本书吗?有个犯罪团伙总是会去医院偷刚出生的孩子,你知道那些被偷走的孩子拿去干什么了吗……都拿去用来做药了,那些用来治病的药粉,遇水就会化为一摊血水。”

  她故意将碗里的东西放在我视线最容易看到的地方。

  那是一碗艳红的血。

  “许一念,你知道这碗汤里是什么吗?”

  我让自己不要往那方面想,比如新闻里看过的炖孩子之类的,薛温暖虽然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,但是慕向北,他应该不会的……我曾经那么爱过的慕向北,不会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……

  薛温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,“怎么,以为慕向北会救那个孩子?哦,忘了告诉你,生下来的是个女孩,我看了一眼,眼睛大大的,特别像你,孩子刚生出来那会,还哭来着,是慕向北嫌弃她吵,活活把她给闷死了,哈哈!”

  从前看电视,那些演员动不动吐血,我觉得挺狗血的,可是,原来,人真的会吐血,被活活气的,我喷出的血,滴落在碗里,让碗里的东西更加红艳了。

  即便猜想那碗里绝对不是我的孩子,可是我也清楚——孩子肯定是死了。

  因为我总是那么擅长克别人的命。

  我双手捂住眼睛,捂住汹涌而出的眼泪,一遍一遍吼叫着,声嘶力竭,“为什么啊?为什么……”为什么平稳了四个多月,突然又掀起这滔天大浪。

  薛温暖很不懂,我为何突然冒出这么多句为什么,笑着看我,也许她只是不知道,先解释哪一个为什么?

  我红着眼看向她,“想杀我的孩子,在得知我怀孕的时候,就可以动手了,为什么?要拖到现在呢?”

  薛温暖敲了敲我的头,意思就像是,这么明白的道理我居然不懂,敲够了,才乐呵呵道:“许一念,杀一个心底绝望的人,是没有一丝快感的。”

  她凑到我耳边,话说的更加清晰,“但是让对方产生了希望,再碾碎她的希望,那才能让我有快感,特别有快感。当初你去医院的时候,其实是想把那个孩子流掉的吧,那时配合你流掉,能有多少疼,哪像现在这样,宝贝了六个月突然失去了,来的疼!哈哈……许一念,你现在凄惨的样子,我特别爱看。”

  是啊,她看我的眼神,就像个变态一样。

  我大口吸着空气,才能感觉到自己还能呼吸,看向得意洋洋的薛温暖,嘲讽道:“薛温暖,怪不得你生不出来孩子,连老天都觉得不能放过你!”

  薛温暖没想到,我被逼到这个地步,居然还能说话呛她来着,一扬手,甩了我一巴掌,碗也被她丢到了地上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传来。

  这的确是血……

  我不敢想象这到底是谁的血。

  她将我按在地板上,以她感觉到舒爽的方式,践踏着我,“许一念,我说过……你既然重新回来招惹慕向北,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,”她突然看了下手表,笑道:“时间就快到了,客人应该来了。”

  我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,难以置信地看着她,“薛温暖,你不会……”

  这时,门吱呀一声开了,我一眼望去,我妈站在门边,一只手提着水桶,一只手拿着抹布,死死盯着我,眸中有着太多的情绪,“一念,你为什么在这?”

 

第12章杀父仇人

  “咚……”水桶落地,我妈拿着抹布向我走来,边走边道:“你不是说你去国外出差了吗?要大半年才能回来,你为什么在这里,许一念,这是谁的家,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

  “妈,我……”我忍着疼,从地上爬起来,艰难地往我妈的方向移去,想着带我妈走,被薛温暖重新拽了回来,踹翻在地。

  她拿出一个信封,将信封中的东西倒出来,哗啦啦的全是照片,一张一张落下,在地板上,铺了一层。

  “阿姨,你看看,这里面的,是不是你的宝贝女儿。”

  那照片落在我面前,我都看见了,

  画面中,有我跟各种男人喝酒微笑,也有我跟慕向北的照片。

  只不过我赤身的样子很清楚,慕向北则拍的很是模糊。

  “妈,你别看,你先回去,回头我跟你解释,好不好?”我哀求的口气。

  我妈扫了扫地上的照片,又看了看我,眼底满是不相信,走了过来,蹲下身子,作势要捡,我吼叫一声,“妈!相信我,你先回去,不要看!”然而我妈充耳不闻,捡起了照片,随着她捡起的照片越多,她颤抖的也越发厉害,最后她捡起落在我脚边的那张,也就是我跟慕向北的那张,沉默了须臾,对着我的脸连扇了两巴掌。

  “许一念,你居然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,你一直骗我说你在干正经工作……你说,这个男人是谁,跟你睡的男人到底是谁?”

  薛温暖嫌事还不够大,笑道:“阿姨,你这个贱女儿勾引的人——”

  “你给我闭嘴。”我尖叫着,想要去跟薛温暖拼命,然而刚爬起来,还没走上一步,扯到伤口,因为疼痛跪在地上,薛温暖的话也已经说完了。

  “……是我未婚夫,慕向北,你女儿啊,是向北的女人啊。”

  “慕向北?江城的那个慕向北?”我妈念叨着这个名字,在薛温暖肯定的回答后,因为刺激过大直接瘫软在了地上,口中还念叨着,“居然是慕向北……慕向北,”声音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森冷,她赤红的眸瞪着我,吼道:“许一念,你居然跟杀父仇人睡,你忘记你爸是被谁逼死的了?”

  “妈,你听我解释。”

  然而,我妈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时间,“解释?解释什么?那些年少无知的爱就那么重要吗?你是非要跟他睡?你就不恶心,不羞耻吗……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女儿,我这造的什么孽啊,老公啊,我对不起啊……”

  我妈边说,边连扇了自己好几个耳刮子,眼底全是泪水。

  我急忙冲过去抓住她的手,心想,所谓的生不如死,说的就是现在的我吧。

  “妈,你别打了,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,爸……”爸也说了,让我们放下仇恨好好过日子。

  “别提你爸,你这个丧门星。”我妈更急了,哭吼的也更厉害了,一声又一声,“晓星啊,你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妈啊,你以后可怎么办,可怎么办啊?”

  薛温暖冷冷一笑,立在我面前,我知道她想说什么,我立即抱着她的大腿,哀求道:“薛小姐,我求求你,求求你不要再说了,我妈年龄大了,她已经受不了刺激了,你杀了我吧,杀了我,放过我妈好不好?”

  “杀了你,有什么好玩的。”薛温暖一脚踹在我身上,我向后倒去,头磕到地面发出一声巨响,视线也模糊了起来,耳朵便听的更加清楚。

  “许一念,我说过,你招惹了慕向北,我会让你生不如此……阿姨,你知道晓星是谁的孩子吗?”

第12章结束

 

第13章救救我妈

  “别……别……别说……我求你了……别说……”我一时半会已经没力气爬起来了,只能一遍一遍的哭着求饶,求薛温暖。

  而她,从始至终就没想过放过我,还有我的家人。

  “阿姨,晓星可是慕向北的种,你女儿早在五年前,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,是生下杀父仇人儿子的贱女人。”

  “啊——”

  我不知道这一声惨叫是我发出来的,还是我妈发出来的。

  因为我相信,我妈的痛苦也不会比我少,她移到我面前,对着我又打又掐,看仇人的目光看着我,冷冷道:“当年,当年怎么不是你啊……当年为什么不是你……”

  她是恨到极致才会说出这句话。

  我懂。

  其实她怎么打我,骂我,杀了我都没关系,但是我怕她生气,气坏了身子,“妈,你狠狠打,狠狠掐,把怒火发泄出来,不要生气啊。”

  可是这些话,牵扯出往事,对我妈的打击很大,“我怎么就——”她嘶吼一声,气没顺过来,两眼一翻,人往后倒去,我赶紧爬起来扶住她,“妈,”见她昏了,急忙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准备打120,电话却被薛温暖抢了去,她看好戏的目光看向我。

  到了这个地步,我居然还能冷静下来。

  我从桌上拿起杯子,狠狠地摔在地上,捡起一块碎片,拿着它一步一步走向薛温暖,哪怕我是半爬过去的,“电话,给我。”我想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渗人,薛温暖才会露出慌乱的神色,一步一步后退。

  我将碎片紧紧握在手里,声音森冷,“电话给我。”

  薛温暖继续后退,我继续前进,她后面就是墙了,整个人无路可退,我便扑了上去,将锋利的碎片抵在她的脖颈处,咬牙道:“电话……给我……”

  “许一念,你疯了吗?”

  对,我是疯了,彻底疯了,我后悔,为什么明知慕向北有可能把生意做到北城还赖在了北城;我后悔,再见慕向北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逃走;我后悔,为什么这辈子偏偏就同慕向北相遇了,偏偏就爱他,爱的那么一心一意。

  我手上用力,薛温暖发出一声尖叫。

  “给,要电话是吧,我给。”

  说完,她把电话丢了出去,我不清楚她丢了电话,为什么会去捡地上的照片,我心上只有我妈,急忙爬过去捡电话,拨打了120,一路哭着将事情说完,听到那边说马上来,我才安了心,准备去看看我妈。

  然而,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蹭亮的皮鞋。

  我已经不在乎这双皮鞋的主人是谁了,“滚开,我要去看我妈。”

  面前的人没有动,我想从他身边绕过去,被他一把抓住了,他拧起我,逼迫我与他对视,哪怕慕向北露出吃人的眼神,我也不会怕,不会在意了。

  薛温暖的恶意早就敛去,温柔道:“向北,你别生气,一念也是因为失去了心爱的人的孩子才会那样的,再加上我找保洁阿姨不料来的是许夫人,她这样子被自己的妈看到,不理智也是能理解的,何况许夫人还被她气晕过去了。我没事的,不是很疼,你不要难为她,她还要给我呢。”

  千金小姐的话,说的就是识大体。

  而我早已被委屈,被怒火折磨疯癫,我妈是因为我气晕过去的,又是谁教唆,带的头。

  我冷笑,“代?我许一念就是死了,也不会给你们生孩子。”

 

第14章墓碑

  是啊,宝贝了6个月的孩子,失去后,真的很疼很疼!到现在都不想接受她被人从我身体里硬扯出去的事实,而我现在更疼的是,母亲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,我哭着,“妈……妈,你千万不要有事了,你如果有事了,我还怎么活啊……”想要爬过去看一眼。

  慕向北继续挡在我的面前,“呵,许一念,你知道父母去世了,心会疼啊,那你当初为什么那样对我,害死了我爸妈。”

  过去的恩怨我不想再提了,我只想越过面前这座山,去寻我妈,然而有人偏偏不让我如意。

  慕向北抓着我的手突然用力,想要拽我走,我不想走,用手紧紧抓着地毯,手指甲折断了,也不松手,看着躺在地上的母亲,疯狂叫喊着。他对我的叫喊充耳不闻,将我的手指一根一根抠了起来,怕我再抓什么,将我整个人拦腰抱起,一路往外急奔,最后将我扔在了车的后座。

  我反抗着。

  声声求饶,“慕向北,放我回去看看我妈,好嘛?我求你了……”他默然的表情看了我一眼,坐上了驾驶座。

  “慕向北,我求你……”他一直不答话,我急了,想着怎样才能让他如意,对,他恨我,他想要我偿命,“慕向北,我把命给你好吧,什么都给你,只求你,救救我妈!”

  喊完这句话,我整个人虚弱了起来,而他还是没有回我,我只能通过后视镜,看到他略带复杂的目光。

  那目光中是恨,还是什么,我有些看不清,因为我的世界突然一下子漆黑了。

  ……

  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傍晚了,天边的晚霞灿烂。

  有很多人看着这样的晚霞,会高兴着明天又是晴朗的一天。

  而我只感觉到生不如死,末日降临。

  “醒了?”

  冷冷的声音传来,我抬头,慕向北坐在驾驶座上看着我笑,随后,他打开驾驶座的门,来到后排,将我从车里拖了出来,一路拉着我往前走去。

  脚下的台阶,很是熟悉。

  我不知道,慕向北带我来这块墓地是为了什么?

  “慕向北,有什么事情我们以后再说,以后再做,”我实在担心我妈,一遍又一遍的求饶,“向北,求你了,快带我回去,好不好,让我去看看我妈,救救我妈……”虽然我叫了救护车,可是薛温暖根本就是想让我妈死啊。

  “救你妈?那你当年怎么不救救我妈啊?”他没有停下他的行为,继续拖着我走。

  我被他一路拖到一块墓碑旁,他拽着我的头发,让我看清墓碑上,属于我爸的名字,突然之间,我知道了他的目的,也绝对没想过,他会干出这样的事情。

  不行,他不能在我爸死了之后,还这样亵渎他,绝对不行!

  “为什么这么对我?到底是要伤害到什么程度才能满意啊,”我妈现在生死未仆,我也痛失孩子,为什么还要让我泉下的父亲,也不得安宁,为什么!我用我能说出的最阴冷的话语,看向他,“慕向北,别让我恨你。”

  他字字如冰刀,扎进我心,让我全身布满凉意。

  “恨啊,许一念,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恨我的,也让许安好好看看你的恨!”

  “慕向北,”我感觉身上一凉,意识到什么,尖叫着,“别……不,啊——”

关于慕向北许一念的小说《冬日里的暖阳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冬日里的暖阳》就可以阅读 全文哦~

Copyright ©2012-2020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