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

作者是蜗行侠的小说是《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》

来源:KX 作者:蜗行侠 时间:2019-11-18 14:34:47 主角:严旭尧沈筠

作者是蜗行侠的小说是《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》

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严旭尧沈筠

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推荐章节阅读

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全文免费阅读

第011章女上司的报复

严旭尧冲老大爷笑了笑说:“如果我说这里有工作人员是我的家属呢,如果我让我的家属帮忙留了一个号呢?”  

“有家属就了不起了吗,有家属就有特权了吗,你嫌弃卖房子的时候你的家属在哪?”妻子不知何时拎着两个暖壶出现在了面前,看来她是来给大伙送热水的,看见严旭尧后没有多少震惊,只是阴着脸对严旭尧说,“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,免得给你丢人。”

一旁的老大爷闻言愣了一下,拍手说:“姑娘说的对,这种人就是猖狂,一点不按规矩办事。”

严旭尧没有理会那个老大爷,上前抓住妻子的手说:“老婆,你别生气,我有些担心你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“你腿上长了风火轮了啊,来这里恐怕是有别的目的吧。”妻子说。

严旭尧把妻子拉到一边说:“老婆,我承认我瞎想,但只能说明我太在乎你了。”

因为刚才光线不好,妻子这会儿才看见他脑袋后面缠着两块绷带,关心地问:“老公,你头怎么成这个样子了,被谁打了?”

严旭尧说:“我没打架,下午在单位上班时不小心磕到了。这点伤不碍事的,过两天结疤就好了。”

妻子心疼地说:“老公,我明天忙这边的事儿就回家照顾你。”

严旭尧原本是想来售楼处探听虚实,现在看到妻子正在这里工作,心里虽然疑问重重但也不好深究,于是说:“老婆,我来这里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,要不你先忙着,我这就回去。”

妻子点点头说:“你明天还要上班,早点回去再睡一会儿。”

他忍不住想告诉不妻子要为薇薇上学的事情焦虑,自己已经托人去办理了,但话到嘴边欲言又止。

严旭尧从“西山别墅”售楼处回到家中时差不多是凌晨四点钟。他躺在床上没有丝毫睡意,满脑子还想着妻子电话里的异常声音,后来干脆起身去客厅把电视打开,看起了足球比赛。早晨到单位上班时,他有些睡眼惺忪,哈欠连连。

张雪一脸坏笑地问:“师傅,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吧,是不是运动量太大了。”

严旭尧说:“你嘴不贫会死啊。”

二人正在办公室说话时,办公室副主任高子捷走进来,“占用二位几分钟时间,我们去会议室开个短会。”

高子捷把二人叫到了会议室说:“局里最近准备起草一部上市公司管理章程,旭尧你是公司里的笔杆子,又是法律科班出身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。小张,你刚来单位不久,但是你在实习期间的优秀表现大家有目共睹。如果有你配合你的师傅共同开展这项工作,更是如虎添翼了。你们遇到什么困难和需要,尽管向我提出来,我会协助大家解决。”

严旭尧说:“请领导放心,我们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张雪则问了一句:“高主任,不知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之前把初稿给您?”

“其实我也只是来负责传达任务,这件事主要是苏总主抓,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可以直接去请示她。昨天下午局领导开会讨论这事时,听说也是她亲自点名要你来做的。”高子捷说话时意味深长地看了严旭尧一眼说,“旭尧,好好干,这是一个让领导充分认识你的机会。”

什么,苏含卉主抓这事?!严旭尧的心“咯噔”响了一下!自己昨天上午刚冒犯了她,她下午就就点名交任务,事情怎么这么巧,该不会是她要出什么幺蛾子吧?但事情现在到了这个地步,自己似乎已没有退路可言,只能硬着头皮上,即使明知山有虎,也得偏向虎山行。

严旭尧心里翻江倒海,表面却平静地说:“多谢领导赏识,我一定会努力的。这事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争取不给咱们部门丢脸。”

“祝你们旗开得胜。那你们先忙,我一会儿还得去省城开会。”高子捷笑了笑,起身离开了会议室。

高子捷走了后,张雪凑过身来说:“师傅,我看你好像不是特别开心啊。”

严旭尧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,问道:“你哪里看出我不开心的?”

“就是感觉啊,以为对你的了解,你好像是在担心什么。”张雪思索了一下说。

严旭尧叹了口气:“其实也没什么,咱们做好准备吧,估计苦日子恐怕要来了,听说新来的苏总是个吹毛求疵的领导,在他手底下做事可得加倍小心。”

张雪心领神会:“这就是为什么对高主任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对吧?刚开始我还以为您是自谦呢。”

严旭尧说:“阿雪,我这就去苏局那里问问情况,你先回办公室等我消息,回来后我们制定一个工作计划。”

严旭尧来到苏含卉办公室门前,说实话他对这个女上司真有些发怵。想要敲门的手举到半空中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才轻轻地叩击下去。

“进来。”房间里传来苏含卉清脆的声音。

“苏总,我是严旭尧。”严旭尧推开门走进去后把房门关好,毕恭毕敬地来到苏含卉的办公桌前。

苏含卉正在低头批阅文件,也不抬头看他一眼。严旭尧用余光扫视了她的衣橱一下,心头一紧,急忙清了清嗓子说:“苏总,不好意思打扰。”

苏含卉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中的笔,抬起头来看着他说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 

第012章售楼员的能量

严旭尧说:“我是来向您请示制定上市公司章程一事的。听说您昨天在会上亲自点名要我开展这项工作,所以想得到领导更直接的指示。”严旭尧说这话时,刻意加重了“昨天”这个字眼,暗示她这是在公报私仇。

苏含卉把一摞材料递给他,说:“你接手的这个任务是总部分派下来的调研课题,这些是总部寄来的通知要求,你先拿去看看吧,相关的规范性文件我随后会转到你的邮箱里。我可是早就听说你严大笔杆子的美名,昨天我本人也见识了你的法律功底,所以相信你的实力,才把这个任务交给你,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。”

严旭尧接过材料扫了一眼,就把它拍到桌子上,说道:“苏总,这么宏大的一个制度性文件您只交给我和张雪两个人去办,您是不是太抬举我们了?”

苏含卉翘着腿说:“事实上,我只交给了你一个人去办,怎么你有意见吗?”

“我相当有意见”,严旭尧气鼓鼓地说,“你这是在公报私仇!”

苏含卉偏着头问:“什么公报私仇,我们有仇吗?昨天的事情你都说了那是一场误会,你怎么现在还念念不忘,心怀芥蒂,一副小肚鸡肠,根本不像个男人。”

严旭尧哼了一声:“你是怎么想的只有你自己最清楚!我要求多派给我一些人手,这个公司章程涉及好几个部门的业务,需要跨部门的合作支持,你让我一个人去完成,不是给我穿小鞋是什么?!这么大的一个课题,你总能挑出一些不是问题的问题。然后你可以名正言顺拿我开刀了是吧?!”

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心理这么阴暗。增派人手是不可能的,咱们公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职责,不能你说用就随便用”,苏含卉说,“如果我是你,我就早些回去想想怎么开展工作,而不是在跟领导讨价还价。我希望下周一前,我能看到你的初步成果。”

什么,下周一?有没有搞错,尼玛今天是星期五,这是赤裸裸地要逼死人的节奏啊!严旭尧知道多说无益,扭头要走,心想别逼老子,大不了老子不干了,他妈爱咋地咋地。你把我逼到死胡同,你也休想全身而退。

“你等等”苏含卉在后面叫住了他,“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事”,严旭尧铁青着脸说,“不知大领导还有什么吩咐?”

苏含卉淡淡地说:“别火气那么大。关于你女儿上学的事情,我已经帮你跟学校那边打好了招呼。”

严旭尧闻言脸色稍霁,说道:“多谢领导关照,领导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我当初答应你一个要求我还记着。”

苏含卉摇摇头说:“你不必感谢我,也不必再履行什么承诺了。”

严旭尧不解地问:“这是为何,你会这么好心帮我?”

苏含卉说:“今天,我给学校那边打电话,他们说你孩子上学的事儿已经有人帮忙办理了。看不出来啊,严旭尧,你还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。”

“你说什么,已经有人帮我办了?这怎么可能呢。”严旭尧有些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,“是不是有人弄错了姓名,严薇这个名字也是很常见的。”

苏含卉说:“肯定不会弄错,我还特意问了一下,孩子的父亲叫严旭尧,母亲叫沈筠。”

严旭尧睁大眼睛问:“那您知道那位帮我们的人是谁吗?”

苏含卉说:“这个我就不方便去问了。总之事情的结果是好的,这样你也可以安心去忙你的工作了。”

严旭尧满腹狐疑地走出了苏含卉的办公室,脑子里一团浆糊,哪个好心人会这么给力?

他可不相信这世界有什么贵人,没人会在这件事上当活雷锋。如果说不是自己这边找的关系,那唯一可能的就是妻子沈筠了。但是不像是她啊,昨天她还为这事责怪自己,晚上在售楼处见到她时也没见她表现出什么。不过万一如果真的是她,那么问题就来了,她一个小小的售楼员,哪来的那么大的能量?

严旭尧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,拿出手机拨通了妻子的电话:“老婆,薇薇上学的事儿已经办妥了,你知道吗?”

沈筠在电话那边的反应比较冷淡:“我也刚知道,今天上午学校那边打电话通知我让薇薇去学校报到。”

“首先声明这事不是我办的”,严旭尧试探着说:“我拜托人去跟学校那边打招呼,但人家说已经有人帮咱们薇薇登记过了,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吗?”

“哦,老公,这是我的错。”沈筠解释说:“昨天上午给你打完电话后,我拜托一个朋友帮忙办一下这事。我想我们夫妻分头找关系,几率大些。当时对方答应试一下,也没保证一定就能行。后来我工作上忙得焦头烂额,就忘了告诉你这事。现在看来,应该是我找的那个人帮了忙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朋友,我怎么一点不知道。”严旭尧大声向她问道。

妻子说:“他是我客户霞姐的老公,在机关当领导。我和霞姐谈工作时聊得不错,这次开盘我还帮霞姐占了个号。我跟她提到咱们孩子上学的事情,她让她老公从中帮了咱一个忙。”

“那个领导的来头可不小啊”,严旭尧说,“老婆,你办这事一共花了多少钱?”

妻子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,说:“她没跟我提钱的事情。”

 

第013章不可能的任务

“没花钱?你当我傻啊!”严旭尧冷哼了一声,“滨海三小是什么学校,一个名额至少得十多万,你和那霞姐什么关系,她肯这么帮你。你跟我说实话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你吼什么吼,能不能好好说话”,妻子的语气颇为无奈,“我们只是互相帮忙而已,我也不会让她白帮忙,她正在投资房地产,我会在房地产方面给人家提供一些方便作为回报。现在是人情社会,你别什么事情都提钱。”

严旭尧努力平抑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:“既然人家肯帮咱这么大忙,从礼貌角度,我们是不是要感谢一下他们。你把对方的电话给我,我先打电话表示一下,然后改天再去登门拜谢。”

“这件事情我来办就行”,妻子顿了顿说,“老公,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。孩子上学这件事情,我是不是在好久之前就让人找关系,你办到了吗?现在我好不容易把事情解决了,你却又怀疑来来怀疑去。你究竟是什么意思,我里外不是人对吗,跟你说话怎么这么累啊!”

严旭尧说:“老婆,这件事清为什么搞得如此神秘,连我也不让参与。既然人家出了这么大力,我作为孩子的父亲感谢一下有什么不合适的。”

妻子生气地说:“老公,这件事我们能不能不在电话里说?”

严旭尧说:“老婆,那我们回家之后再商量。”

挂完电话后,严旭尧心里五味杂陈,究竟是自己多心了,还是妻子真的隐瞒了什么?

严旭尧回办公室的路上有些心神不宁,最近不顺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工作上麻烦不断,自家后院也不安宁。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看见张雪正在收拾自己的物品,于是走过去帮她在桌子上安装办公电脑。办公室里有个女孩子打理就是不一样,地板砖擦得一尘不染,书橱里的杂志也摆放得错落有致,他不由对正在忙活的张雪竖起了大拇指。

张雪见严旭尧夸自己,感到十分受用,得意地在原地转了两圈说:“师傅,你看咱俩的二人世界怎么样?”

严旭尧瞟了她一眼说,“房间倒是收拾的不错,不过既然说到了二人世界,好像这里还缺少一张床吧。”

张雪的脸颊立时飘过一抹红晕,她嗔道:“你这人真讨厌,不理你了。”

严旭尧说:“是你用的二人世界这个词儿不合适。”

“怎么就不合适了,我形容得再贴切不过了”,张雪说,“你晚上和嫂子在一起,白天和我在一起,你和我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和嫂子的时间还多呢,不是二人世界是什么?”

“好吧,随你怎么说都行”,严旭尧无奈地笑道,“你的电脑IP设置有些问题,现在无法链接网络,我得给技术部门的同志打电话,让他们过来调试一下。”

“谢谢师傅。”张雪说,“我刚才收拾屋子时,把箱子里没用的废报纸卖掉了,要是里面夹杂着什么情书之类东西我可就不管了哦。”

严旭尧走到自己的位置一屁股坐下来说:“没有情人,哪来的情书,你要不要给我写一封?”

“想让我当你的情人啊,就算是嫂子同意,那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了。”张雪托着香腮,一脸神往地说,“你得陪我逛街,陪我看电影,陪我参加Party。”

“你想得美”,严旭尧笑着说,“照你的要求,那我岂不成了三陪了,你嫂子会疯掉的。”

张雪见他回办公室后的脸色十分疲惫,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,忙问道:“师傅,你回来后就闷闷不乐,究竟是咋回事啊,是不是咱们那个任务有情况?”

严旭尧喝了口水说:“别提了,看来领导是故意给我们出难题啊,真他妈想骂娘。”

他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向张雪简要叙述了一遍,当然略去了他和苏含卉之间的私人恩怨。

“我的天啊,据保守估计,那个公司章程也得好几万字的篇幅吧,短短两天的时间怎么可能完成!”张雪听了之后也无比震惊,“而且周末谁还上班,这不是摆明要折腾咱们吗,这领导真是太过分了。师傅,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?”

“阿雪,这件事明显是想整我,你就不要管了,让我一个人承担就行。”严旭尧觉得领导只是针对他一个人,他不想把张雪也牵扯进来,万一出点什么差错岂不是耽误了人家的前程。

张雪拍了拍胸脯说:“师傅,您这是把我当外人了是不?咱们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我怎么能在你最困顿时抛下你不管。你可千万不要陷我于不义啊。”

严旭尧说解释说:“这本来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,领导要整我。你留下来能帮什么,我已经放弃了。”

张雪眼珠一转,心中已有了打算。她说:“师傅,天无绝人之路,我们肯定会有办法解决这事的。你或许不知道,我的毕业论文就是赶在答辩前一天熬夜完成的,一万二千字啊,专家组硬是没挑出什么毛病来。我们现在有两天三夜的时间,而且还是两个人,有什么不可能的呢。”

“阿雪,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日码一万字的人,这也太水了吧。”严旭尧一直以为她是个好学生,没想到毕业论文也是糊弄的。

 

第014章女同事的眼泪

“师傅,这个时候你还笑话我”,张雪说,“我觉得咱们这个任务虽然棘手,但是如果头脑活络一些,应该没有问题的,甚至可以提前完成。”

“提前……提前完成?此话怎讲,你不会是在逗我玩吧”,严旭尧不可思议地说,“你能把话说得更明白些吗?”

张雪没有回答他的话,反而问道:“师傅,你觉得除了时间紧之外,这个任务最难的地方在哪吗?”

严旭尧想了想回答说:“如果说最棘手的问题,我觉得应该主要是业务不通吧。公司管理项目特别繁杂,我们也只对本部门的业务熟悉,对于跨部门的业务只能算是外行了,你说这个章程咱怎么动笔写?!”

张雪说:“师傅,我们需要转换一下思维方式。您现在是平地盖楼的思维,凡事自己动手,就我俩在这闭门造车肯定不行啊。我觉得我们不能另起炉灶,而应该在别人的基础上添砖加瓦。我可能说的有些饶了,我的意思是咱们得学会借鉴。一是纵向借鉴行业或省厅跨国公司的相关文件,二是横向借鉴其他公司的文件,再根据咱们公司的工作实际,攒一个文件出来应该不是难事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抄袭现有的东西?”严旭尧迟疑地问,“这不太好吧。”

张雪耸了耸肩说:“如何你非要那么理解我也没办法。天下文章还一大抄呢,规章制度这些格式化的东西,只要是在公司法范围内的,都大同小异。师傅,我建议咱俩分一下工,你在网上找中文的规范性文件,我去找其他国外的,晚上时我俩再碰一下怎么样。”

严旭尧仿佛见到了曙光:“你这丫头脑袋瓜子就是灵光,我以后该叫你师傅了。”

张雪眨了眨眼睛说:“师傅,那是你根本心不在焉,是不是心思还在那个被撕碎的Q趣内衣上,你也真是太小气了,大不了我再赔给你一件。当然,如果那是别人送给你的有特殊纪念意义的信物,那我恐怕真成罪人了。”

“你要再敢提那事我就撕碎了你的嘴”,严旭尧板着脸说,“怎么老哪壶不开提哪壶,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差劲儿么?”

张雪神秘兮兮地把办公室的遮光帘拉下来,接着过去把门关好,随后一下子趴到严旭尧的背上,撒娇说:“师傅,你就告诉我那件Q趣内衣究竟是谁的,是不是哪个女同事的?”

严旭尧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,说:“你可别胡说,还有别挨我这么近,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。”

张雪的胸部紧贴着他的后背,两座粉团轻轻摩擦着他的胳膊,让他有些心猿意马。

“师傅,我可没有乱说,我是有证据的”,张雪自信满满地说,“香奈儿8号,这个味道我太熟悉了。”

严旭尧以为张雪发现了什么,一把将她拽过来,沉着脸问:“臭丫头,你在胡说什么。”

“师傅,你捏疼我了。”张雪的手腕被严旭尧抓着,她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。

严旭尧把手松开了,想要把她推开却没推动,问道:“你究竟发现了什么,快说。”

“你的样子好吓人哦,你要把我吃了吗”,张雪白了他一眼说,“Q趣内衣上的香水是香奈儿8号,这肯定是某个同事身上的,因为我在电梯里也闻到了一模一样的味道。”

“哪个女同事身上的?”严旭尧做贼心虚地问。

张雪说:“这正是我要问你的呢,我哪里知道啊,我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。”

严旭尧闻言知道这丫头还只是在猜测,没有对上具体的人,不由松了口气。

他说道:“你师父我可是清白的,你别那么八婆了不好。”

“哼,花心大萝卜,背着嫂子在外面干坏事。”张雪不满地嘟嘟着嘴,捶了一下他说,“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严旭尧只喊冤枉:“小丫头片子,你别给我乱扣帽子冤枉人,男人怎么就没好东西了,你说这话你男朋友知道吗?”

“他也不是好东西!”张雪气鼓鼓地说。

严旭尧笑道:“呦呵,我说丫头,这愤世嫉俗的口气可不是你一贯的行事风格啊。怎么着,被男朋友甩了吗?”

“嗯,我和他分手了。”张雪用靴子摩搓着地板,眼泪刷得飚了出来。这脸比六月的天变得还快,前一分钟还嬉笑逗贫,现在哭成了泪人儿。

“丫头,没想我还猜对了啊”,严旭尧安慰说,“别哭别哭,跟我讲讲是究竟怎么回事。”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毕业分手了呗”,张雪抹了把眼泪,“毕业后我就来DHG公司了,而他则在广州一家事业单位找到了工作,从此我俩天各一方,只好分手了。他怎么就不迁就我一下呢!”

严旭尧拍了拍她的头安慰说:“这都是为了各自的前程,也无可厚非,毕业季这种悲欢离合太常见了。丫头你也别难过,只能说你俩缘分未到,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。告诉师傅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孩,我手里有大一把资源呢,都是帅小伙。就在前几天我们小区的田阿姨还说让我给她家孙子物色一个姑娘呢。就咱丫头这漂亮温柔的可人劲儿,哪个小伙子受得了。”

 

第015章就是冲你来的

“就师傅你会哄我。”张雪破涕为笑说:“我就喜欢师傅这样的男人——成熟,稳重,帅气,还有一点点的小坏。”

“别瞎说!你师傅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。”严旭尧说,“再说你怎么喜欢老男人,我可告诉你啊,你师父平生可是最恨那些小三了,你可别招我恨啊。”

张雪歪着头说:“喜欢就是喜欢,顾忌那么多其他的东西干什么,我会随着我的感觉走。”

严旭尧说:“你快点起来吧,这样在我怀里影响多不好。”

“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这样”,张雪扭身坐到严旭尧的大腿上,双手环抱着他坚实的腰部,把头依偎在了他肩上说:“师傅,你让我再多抱一会儿,就一小会儿。”

这样亲昵的姿势让严旭尧十分尴尬,他推也不是,抱也不是。“阿雪,你别任性,快下来。”

“师傅,你的心跳加快了”,张雪把脸贴在严旭尧的胸前,眼中的泪水开始打转,“你告诉我,我那次走了之后你想我不?”

严旭尧呼吸为之一窒,注视着女孩的眼睛,良久叹了口气说:“那一次你不辞而别后,我就一直很担心,也在反思自己,现在非常自责。”

“我问你想不想我?”张雪咬着嘴唇,霸道地说,“直接回答我!”

严旭尧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好久才说:“怎么可能不想,这么多天来,一闭上眼睛就是你的影子。”

张雪哼了一声说:“骗人!既然你想我,你为什么不去找我?你根本就是在敷衍,你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。”

严旭尧用手抚干女孩脸颊的泪水,无奈地说道:“阿雪,我们不应该那样的。我是有家庭的男人,有老婆和孩子,而你也有男朋友,我们不应该产生那种感情,你明白吗,这是注定没有结果,你还年轻,师傅不想伤害你。所以,你别再提以前的事情了,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张雪在严旭尧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,“我也不想那样,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严旭尧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,叹道:“既然你离开了,就不应该再回来,这样对你我都不好。每次想到你,我都十分自责,虽然我们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,但我觉得有悖伦理道德,内心饱受折磨。”

“师傅,我恨你,我回来就是为了折磨你的。”张雪恨恨地说,“你是一个冷血动物,那次我哭得那么厉害,你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。”

“如果我不走,那样我们就会犯错误”,严旭尧说,“那样你我就会陷于万劫不复之地。”

“呸!假正经!胆小鬼!”张雪破涕为笑,啐了他一口,“不就是床上那点事儿,说的我像个魔鬼一样,怎么和我做那事就下地狱了啊?!你也不是什么好人,你敢说你从来没勾引过良家妇女吗,那件Q趣内衣充分暴露了你内心的邪恶,不管你是从哪里得来的,肯定来路不正。”

“咱们不谈这事儿了行吗?”严旭尧有些头疼,“你哪来的那么多歪理。既然我在你眼中不是什么好东西,建议你离我远点才对。不然搞不好我哪天把持不住把你给吃了。”

“欢迎品尝!”张雪捂着嘴咯咯直笑,“不过你要对人家温柔些,当然适度的粗暴我也喜欢。”

“越说越离谱,真是个疯丫头,”严旭尧无奈地摇摇头,“你正了八经找一个男朋友多好,干嘛非粘住我不放,我对你没感觉。”

张雪在他身上扭动了几下,说道:“屁话,说什么对我没有感觉,你这里是怎么回事?!”

严旭尧吸了口凉气,险些控制不住自己,用手擦了把额头的汗,用力把她乱动的身子给稳住,并为自己辩解说:“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,不代表我心里也是那么想。”

张雪抱紧了他说:“可是我想,天天想,夜夜想,做梦也想和你一起在一起。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也没有这样的感觉,事实上我们好久没一起做了,我不许他碰我。”

“快别这样说。”严旭尧想要推开她,“我们这样对彼此都不好。”

张雪抓着严旭尧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,“我没有说谎,不信你可以感受一下我的心声。”

严旭尧鼻血那点喷出来,这是神马情况?!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,手像触电一样急忙缩了回去,“我不能对不起他们,我不能牲畜不如……”

张雪说:“师傅,我只是单纯地想和你享受在一起的感觉。我不需要你对我承诺什么,更不会自私地霸占你。我特别尊重嫂子,因此绝不会破坏你的家庭。我虽然任性,但我明白这个道理。上次我离开之后,我非常非常的想你,可以说魂牵梦绕,但是我没有给你打过一个电话,我怕我的举动会影响到你,让知道了嫂子误会。你体会过那种刻骨铭心的失恋滋味么?那段时间,我快要崩溃了,我当时面临毕业答辩,可我的论文还没完成,我当时快要放弃了,后来我想我只有顺利毕业,顺利考到这里来,我才能见到你,所以我坚持了下来。”

严旭尧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这个女孩因为自己遭遇了这么多,缓缓说道:“阿雪,你不觉得这样对你的前男友太不公平了吗?”

蜗行侠的《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》就可以了哦~

《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》已经全部完结,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售楼小姐的暧昧日记》即可哦!

Copyright ©2012-2020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