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

南国有佳人全集小说(慕渊付南辛),勾儿姑娘在线阅读

来源:KX 作者:勾儿姑娘 时间:2019-11-18 14:34:46 主角:慕渊付南辛

南国有佳人全集小说(慕渊付南辛),勾儿姑娘在线阅读

南国有佳人慕渊付南辛

南国有佳人推荐章节阅读

南国有佳人全文免费阅读

第八章 谁算计谁

安王慕祁,当今圣上的三子,生母为当今皇后风秋水,是原主的表哥,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,原主才能够与慕祁搭上话,慕祁也是照顾原主,不过这也只是原主一厢情愿的想法,安王的眼里可看不出爱意。

更何况他如果真对原主好,又怎么会容许原主这般被旁人欺负,到底是帝王之家当真是无情的很,只是这安王给她却是一种,无争的感觉。

是错觉吗?付南辛有些诧异地想着。

慕祁拉紧了缰绳,从马背上下来,望着付南辛的眸子微微一闪,接着开口问道:“南辛,你怎在这?”

“付南辛,见过安王殿下。”付南辛朝着慕祁淡淡地施了一礼,接着极快地开口堵住了慕祁的嘴,“南辛还有事,便不与安王殿下多说了,告辞。”

说完付南辛提起了裙子朝着寺庙里走去,慕祁望着付南辛离去的背影,温润的脸上划过了一丝诧异,唇边勾起了一弯浅笑。

欲擒故纵?倒是长了几分脑子。

“王爷,可是要继续进去?”众所周知,这付南辛对安王爷的心思可是铁打的,这忽然疏远,只怕其中有异,谁知道这付南辛会不会突如其来的算计安王一把,毕竟一个人一旦爱疯了,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。

慕祁朝着说话的侍卫看了一眼,温润的眸子之中划过了一抹深意,对着侍卫斥责道:“放肆,南辛是本王的表妹,还会害了本王不成!”

说罢,慕祁手中折扇一甩,便朝着寺庙之中而去,那侍卫见此连忙朝着身边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,便跟了上去,而小厮则急匆匆地朝着皇城跑去,直至跑到了一家格外庄严的宅子,那宅子的匾额上,已然写着“丞相府”三个大字。

进了寺庙的付南辛,不知身后之事,却也大致猜出了付雅兰母女二人的心思。

当付雅兰第三次打算将她往寺庙的后院带时,付南辛朝着付雅兰笑道:“妹妹这打算是在庙里面住几日?”

“母亲为付家祈福,最好是在此住上两日为好,难道长姐不愿家中众人皆能平安不成?”付雅兰望着付南辛质问地问道。

先前是她大意了才会让付南辛占了好处,如今她绝不会让付南辛再有机会从她的手里翻出去。

一个没有父亲的孤女,凭什么站在她的头上!她凭什么又能得到圣上的赏识!

付南辛转过身,那双幽冷的眸子即便隔着面纱也让人不见打颤,付雅兰一愣竟有种自己被看穿一般,在她想要解释之时,付南辛却对着她笑道:“怎会,二伯母对南辛这般的好,南辛定会祈愿二伯母跟二妹,这一生能够长命百岁。”

语毕,付南辛便随着寺中僧人,朝着后院走去。

付雅兰见付南辛离去,这才拿起帕子擦了擦额上的虚汗,她总有感觉这付南辛的话中有话,但看着付南辛已经走进了后院的门中,付雅兰松了一口气,对着婢女,素云问道:“已经安排好了?”

“长孙小姐,与南宫小姐已经令人来了,方才也看到了付南辛甩安王的面子,至于相府的苏小姐,安王身边的小厮已经去请,想来不久便到。”素云贴在付雅兰的耳侧,轻声说道。

付雅兰点了点头,对着素云道:“记得将安王殿下引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付雅兰见素云应了,这才朝着寺庙的后院走去,这付南辛有些能耐,那日打了她又惹恼的母亲,又察觉到不该察觉的东西,若是再留下,只怕引来其他的麻烦!

付雅兰沉思着一脚走进了后院,却脚下一紧,直接被倒掉了起来,好来不及她惊慌地,整个人便被泼了一桶酸水,那臭味恶心的让她直接吐了出来。

“付南辛,这几日你当真是长本事了,居然连安王爷的面子也敢甩,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!”长孙如兰名如其人,如同兰花一般,可这性子却十分的狠毒,此时她的双眸之中更是如同渗了毒一般,握起了长鞭在盐水中一过,不留余力地抽了上去。

付雅兰早已晕头转向,这杯一抽前几日被打的伤又一次的撇开肉绽,索性也让她清醒了一分,连忙喊道:“我是付雅兰,不是付南辛!”

“呵,就算你是付雅兰本小姐的鞭子,也找抽无误!再说,你以为本小姐会被你随意糊弄过去?本小姐可不蠢!”长孙如兰说完这话,朝着付雅兰的身上连抽了十鞭。

长孙家是武将出身,长孙如兰幼年时也在父亲的熏陶下极为爱武,这十鞭差点要了付雅兰的半条命,她的身侧坐着的一端丽的女子,看着付雅兰这幅狼狈地模样,眸子中划过了一丝厌恶,提醒道:“别闹出人命来。”

“南宫玥你这是怕了不成?你要是怕就给本小姐滚远一点,本小姐自己来!”长孙如兰冷哼了一声,拽起了鞭子便朝着付雅兰抽去,但那鞭子打到了半空便给人阻挡住,长孙如兰想都没想,直接开口大骂道,“哪个不长眼的敢拦本小姐!”

“呵……冲撞了长孙小姐,本王甚是抱歉。”慕祁将长鞭拽住直接甩到了一边,接着看向了被倒挂之人,微微蹙眉,这不是付南辛。

“安王殿下,如、如兰只是替你教训这不长眼的人,如兰不是有意冲撞安王殿下的。”长孙如兰双手握住了衣服,面上竟然多了几分红晕,望着慕祁的目光就如同一个怀春少女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一般。

长孙如兰的目光,可把人给恶心到了,付南辛站在暗处翻了一个白眼,轻轻地嗤了一声,却被慕祁听到,慕祁直接转身对着躲在暗处的人,低呵道:“谁在那里!”

付南辛知道自己已经暴露,便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,却令长孙如兰吃惊地指着付南辛,说道:“付南辛怎么是你!那么被挂起来的人是谁?”

付南辛挑起了面纱,脸上依旧覆盖着极大的胎记,遮着半张脸,可这半面的印子比之以前要消了许多,反而衬着五官格外的精细,而那双明亮地双眸更为璀璨,如同夜空之中的明星,红唇轻启,“自然是我的好妹妹,付雅兰。”

——

第九章 初显锋芒

“这不可能,明明是付雅兰通知的我们,怎么被挂起来的是她!”长孙如兰有几分难以置信地望着付南辛,越发地疑惑了,她向来直来直去,这会儿便一时摸不着头脑。

南宫玥朝着下人使了一个眼色,令人将付雅兰给放了下来,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长孙如兰的身侧,朝着慕祁欠了欠身,柔声道:“玥,见过安王殿下。”

“南宫小姐多礼了,竟不知南宫小姐竟然也在此处,难道这是一同‘观赏’不成?”慕祁脸上依旧带笑,但眉宇之间却多了一分威严,使得长孙如兰以及南宫玥皆背后发寒。

长孙如兰生怕慕祁误会,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这样的,是付雅兰!一切都是付雅兰指使的,是她说要将付南辛带回来打一顿,我们只是……”

“呵……”平日里慕祁没有看到,虽说知道付南辛被收拾,却也以为是小打小闹,但今儿个看到了却发现一切竟是如此,当即眸子沉了几分,“莫不是几位忘了,南辛是本王的表妹!当今皇后的亲侄女!”

长孙如兰最见不得的,便是慕祁生气,当看到慕祁怒了的时候,整个人懵了,望着慕祁连忙解释道:“安王殿下,真的不是我,一切都是付雅兰的搞得,我们只是……”

她思慕慕祁之事皇上上下无人不晓,她最大的念想就是一直霸着慕祁,因此才对对南辛也有许多不喜,可看慕祁这模样,铁定护着付南辛,她唯有将事推给旁人,不然慕祁若是生了她的气,不理她……

“呵……”一直旁观的付南辛轻笑了一声,接着缓步走到了付雅兰的面前,递上了了一方帕子,面上却是诧异地模样,一边说着一边抱怨着,“二妹,不是你让我去后院吗?怎么你跟安王殿下到了这里呢?”

付雅兰面色一沉,没有去接付南辛给她的帕子,而是站起身来直接对着长孙如兰说道:“长孙小姐,若真是如此,雅兰又怎会沦落到这般境地,没想到长孙小姐竟然这般狠毒,处心积虑的想要害雅兰,虽长孙小姐是将军之女,可莫要忘了付家可是与高祖皇帝一同打下江山之刃!”

付雅兰也着实是被气着了,接着横了一眼付南辛,若非是付南辛,她又怎会这般的狼狈,这长孙如兰也着实令人气愤,竟然这般将事情供了出来,此人以后深交不得!

“你们姐妹二人竟然联合起来算计我!”长孙如兰指着付雅兰与付南辛,气的手指发抖,接着转忙看向了慕祁,哭诉道,“王爷你可看到了,这一切皆是这两人的合谋,与如兰没有半点关系,如兰只是着了她们的道而已!”

“着了我们的到?”付南辛微微弯了弯头,不知何时拿起了地上的长鞭,缓步走到了长孙如兰的面前,浅笑道,“莫不是长孙小姐忘了,我与二妹可都姓付,这长孙小姐要算计我,怎的还需要用二妹?不如我们来切磋切磋?”

“付南辛你别狂!我可是当朝大将军的嫡长女,你若胆敢伤我一分,我让我爹诛你满门!”长孙如兰见付南辛竟然拿着长鞭朝着她缓步而来,后退了一步怒斥道。

付南辛唇角却扬了起来,朝着慕祁同情地看了一眼,道:“真同情你,被这样的疯子喜欢上。”

“谁是疯子!”长孙如兰怒不可遏地看着付南辛,气的双眼就要喷出火来,接着一把抓起了桌上的另一根长鞭,朝着付南辛便狠狠地抽了过去。

付南辛身子微微侧了侧,一把甩出了手中的长鞭,直接打在了长孙如兰的背上,“以前你可是这般打的?嗯?长孙疯子。”

“付南辛,我要杀了你!”长孙如兰双眸赤红,身上的痛处以及如今的狼狈,让她恨不得杀了付南辛,接着直接弃了长鞭,拿起了长剑。

慕祁正要上前,却被付南辛看了一眼,付南辛嗤笑了一声,“以前不管,如今你倒是要管了?可惜本小姐不需要!”

说完甩起长鞭,手中的长鞭如同一条狡猾的蛇,绕住长孙如兰的手腕,将她直接甩在了地上,痛的长孙如兰直接惊叫了一声。

闻声,付南辛的脸上弯起了一抹淡淡地笑意,手持着长鞭缓步朝着长孙如兰走去,半蹲在了长孙如兰的面前,望着她说道:“长孙小姐,可服?”

“不服!你胜之不武!我要与你重新对打一次。”说完长孙如兰提剑便直接朝着付南辛的喉咙刺去,眼中的杀意越发地浓了几分。

动作快到让人毫无察觉,付南辛快速地握住了长剑,双眸冷然地盯着长孙如兰,血水顺着长剑流了下来,扬起手长鞭从盐水中甩过,直接朝着长孙如兰的手臂抽去,一鞭让长孙如兰的手骨直接折了下来,再扬起了一鞭,却被慕祁给阻止住。

“表妹,这到底是大将军的爱女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慕祁是不愿意把事情弄大,他向来不喜欢麻烦。

付南辛朝着慕祁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,眼底冷芒乍现,抬起手接住了长孙如兰忽然射过来的暗器,望着慕祁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一分,红唇轻启,“也是,却是该得饶人处且饶人,但她们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事。”

说完一鞭直接抽在了长孙如兰的双腿上,长孙如兰痛地直接跌在了地上,“我的腿,付南辛你做了什么!”

付南辛随意地将手中的暗器抛掷一旁,弯下身子对着长孙如兰轻声道:“呵……想知道我是怎么逃过的吗?这还要多亏了我的好妹妹呢!”

“你们竟敢这般对我!从此以后,我长孙如兰与你们付家势不两立!”长孙如兰痛地双眸充斥着血丝,习武之人自然知晓付南辛用了多大的力道,这要是再不处理,这双腿以后再想站起来怕也难了。

付南辛站起身来,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分,道:“莫不是长孙小姐忘了,方才安王殿下说了什么?我付南辛可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,安王爷的亲表妹,更是付家嫡长女,长孙如兰对付付家,你还不够格。”

——

第十章 远离皇室中人

“你……”长孙如兰刚要开口,一清冷地声音打断了长孙如兰的话语,“今日倒是格外热闹。”

众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,一同看向了那女子,从门口宛若众星捧月般缓步走进,淡然自若的模样,令人生不了半丝的不喜,然却也无法生出亲近之意。

倒是地上的长孙如兰见到此人,连忙喊道:“苏余音,你怎么才来!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“知道什么?知道你堂堂长孙大小姐,大将军嫡传长女,被前镇南大将军的孤女打倒在地?还是看你满身狼狈,却不知遮羞的画面?”

苏余音看着长孙如兰的眸子中,隐晦地闪过了一丝厌恶,接着扫了一眼付南辛,转过身对着慕祁道,“小女见过安王爷。”

“苏小姐,客气了。”慕祁对着苏余音微微摆了摆手,复又看了一眼长孙如兰,道,“苏小姐还是将长孙小姐早些带回去,南辛表妹,你随本王过来。”

苏余音偏了偏头,接着朝着付南辛看了一眼,擦过付南辛的肩膀,轻声低语了一声,只容两人能听到。

付南辛眸子微微一闪,便跟上了慕祁,朝着门外而去,南宫玥见此也离开了院子。

留下的苏余音朝着长孙如兰走去,从丫鬟手中取过披风披在了长孙如兰的身上,却被长孙如兰狠狠地推开。

“要你瞎好心,要不是你来的晚,我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。”长孙如兰恶狠狠瞪了一眼苏余音,接着看向了同样狼狈的付雅兰,道,“付雅兰你给本小姐等着,这事没完!”

付雅兰低着头,眼底划过了一丝恼意,若非是长孙如兰这不长眼的东西,她也不至于这般狼狈,她早已表明身份,是长孙如兰自己不肯相信,甚至还对她辱骂,这笔账她迟早要跟长孙如兰以及付南辛算个清楚!

付雅兰缓步站起身来,淡漠地看了一眼长孙如兰,转身朝着后院客房走去。

长孙如兰见付雅兰直接无视她而离去,心头的怒火更盛了一分,上前便要一鞭子抽过去,谁知付雅兰竟然躲了过去,但她腿上的痛楚却越发清晰。

“长孙如兰,你当真以为付家便会怕一个长孙家?更何况今日之事被安王殿下亲眼看到,你便是又一百张嘴,你也解释不清楚,你便等着皇城上下到处皆传着你的骂名吧!”付雅兰看了一眼苏余音,眼底有几分戒备,见苏余音没有其他话,直接扭头离去。

苏余音这女人本性如何她一直不曾看清,可她又是丞相之女,即便不能交好却也不能交恶,她决不能为父亲的仕途之路添上任何的污点!

“余音,你要帮帮我,我不能被安王殿下讨厌,我那么喜欢她。”长孙如兰怎么甘心自己这般下去,但身上再痛她也不愿意自己被慕祁厌恶。

苏余音的目光一直对着的是慕祁与付南辛离去的方向,当长孙如兰说话之时,苏余音只是轻轻地瞥了她一眼,道:“这你大可放心,不管你什么样,安王殿下都不会不理睬你。”

“当真?”长孙如兰欣喜地抬头,看向苏余音。

却听苏余音嘲讽道:“安王殿下,何曾把你放在眼底过?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后山,付南辛自被慕祁叫出去后,便一直跟着慕祁沉默不发的走着,心头思绪百转千回,有些奇怪平日从不帮忙的慕祁,怎今日帮了?这一向不是慕祁会做的事情。

“在想什么?”慕祁转身看向了付南辛,见她一直低着头,漆黑的眼眸中毫无半分波澜,“怨我本王以前不曾帮你?”

“若我说是,王爷当作何回答?”付南辛望着慕祁说道。

原主怨吗?或许是怨的吧,毕竟自己心头上的人,从未曾帮助过,而今帮助却是在她走了之后,何等荒谬!

慕祁却望着付南辛,道:“本王为何帮你?因为这血缘?莫要忘了本王出身于帝王之家。”

“所以今日,我便也从未奢望过,让王爷帮忙,付南辛不愿意欠任何人,包括王爷。”付南辛朝着慕祁看了一眼,转身朝着外头走去。

她明白了慕祁的意思,血缘之情尚且淡薄,更何况是夫妻情分,慕祁不在乎,也让她不要再追逐。

所以她走了,她不是原主这样的感情断了也是最好,毕竟……表兄妹也算是乱伦啊!

慕祁见付南辛走的干脆,抬起手一只飞鹰落在了他的手上,平静的眼眸之中,多了一丝的情绪,“血亲?本王从不需要。”

而这自问自答的语气,却透着一丝的迟疑,但这一切依然离去的付南辛皆不知道。

付南辛走的并不快,只是走到了要下山的地方,这周围皆是假山,付南辛刚一脚踏进去,就被人给拐进了假山之中。

付南辛快速地给了那人一个擒拿手,一脚便朝着对方的自命根踹去,谁想却被人直接定在了原地,付南辛低咒了一声,现在学武还来得及吗?如果来得及,她一定摁死偷袭的王八羔子!

“女人,离慕祁远点。”慕渊望着付南辛的凤眸中,划过了一丝冷意,接着解开了付南辛身上的穴道。

付南辛快速转身,银针快速地对准了慕渊身上的穴道,她虽不会内力,但以针刺穴,又有何难!

谁知慕渊却半分伤害也没有,而慕渊还把玩着她方才插在他身上的银针,对着她道:“有爪子是好,但若是伤了不该伤之人,留着有何用!”

话音刚落,慕渊直接掐住了付南辛的脖子,速度快到让付南辛根本没有办法阻止。

“你若是要杀我,便不会把我留到现在,更何况你身上的病未除,我是你唯一的出路。”付南辛盯着慕渊,眼底划过了淡淡的冷意。

慕渊松开了手,看向了付南辛,凤眸中划过了一抹沉思,“远离皇室中人。”

“也包括你?”付南辛看向了慕渊,她若是猜得不错,这人应当是皇室中的一员,她可记得当日他能准确无误的叫出她的身份。

既然知道还要杀她,这人的身份绝不一般!

慕渊微微挑了挑眉,紧抿成一条缝的薄唇,微微挑起了一个弧度,道:“也包括我。”

——

勾儿姑娘的《南国有佳人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南国有佳人》就可以了哦~

《南国有佳人》已经全部完结,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南国有佳人》即可哦!

Copyright ©2012-2020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